夜郎谷公共艺术学术研讨会专家发言集萃(之二)

发布时间:2022-09-05 20:56:17 来源:kok竞彩APP下载 作者:kok官方体育app苹果

  编者按:2021年11月13日,《当代公共艺术》丛书编委会主办的“夜郎谷公共艺术学术研讨会”在贵阳花溪夜郎谷景区召开。北京、广州、长沙、成都、郑州、西安等地的专家学者通过网络视频连线夜郎谷主会场,围绕“夜郎谷公共艺术的特点及其美学价值;夜郎谷公共艺术在当代公共艺术中的价值和意义;

  策划人 文山教授:我就谈谈两点看法:一是,我们今天谈夜郎谷,是把它作为公共艺术样本和案例来研究的。其实宋培伦先生一开始,不一定是出于公共艺术的自觉,他是把夜郎谷作为一个艺术家个人的梦想去实现的。但是,这样一个宏大的巨无程,从启动实施的那一刻起,它就不再是艺术家的个人创作。听宋老师介绍创作过程,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引起我的关注。当年宋老师带领当地村民从当地的山涧沟壑中撬起石块,搭建古堡高塔,构筑拱门廊柱时,并不一定有很周详的设计,会带有较多的创作随机性。他鼓励村民参与构筑修饰的过程,本土村民介入,带来了乡野的气息和积淀于血脉的仡佬、布依、苗等少数民族古国文化基因,给夜郎古堡带来更多古朴、蛮荒和狂野的力量,民众的参与性赋予了夜郎谷艺术公共性的特征。

  而当它建成开放以后,艺术家工作室、非物质文化传人创作室等多种文化艺术业态入驻,各类画展、音乐会等文化交流活动越来越多,民族民间艺人、国内外文化人在这里积极互动,一切都是那么和谐自然。夜郎谷是一个活态的公共艺术样本,它背后所包含的哲学意识、美学精神、文化比较、审美意匠、民俗观念、设计理念等等,都值得我们深入的去探讨。

  二是,夜郎谷作为成功的公共艺术,对区域经济、社会、文化乃至审美观念的发展与改变,起着不可小视的作用。目前夜郎谷仅门票年收入过千万元,同时带动了民宿、餐饮、游乐小项目及旅游纪念品销售,解决了近二百人的就业。夜郎谷经验的基础上,宋老师又应安顺经济开发区的邀请,在安顺的布依族古寨子,打造了“藤甲谷”景区。这个景区最大的卖点是巨大的藤甲兵雕塑,身着藤编甲胄,遍布古堡和战场,兵阵森严,生动壮观,极具吸引力。编织甲胄的需要,激活了几乎失传的藤编织技艺,使之得以恢复传承。旅游业的发展,带动民宿、餐饮、康养、藤编手工艺及花卉、精品水果、水产养殖等产业的发展,促进当地村民就地就业,发家致富,使得空心化的阿歪寨古村落重获生机。

  朱尚熹教授:研讨会之前对于宋老师和他的夜郎谷景观雕塑作品,我主动做了点了解,感到挺震惊的。宋老师作品里面所洋溢的,是一种很独特的原始风格,一下子让我联想到刘万琪、田世信老师这些老先生的作品,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有相互的影响。我们能不能以贵州雕塑学派来定义贵州雕塑现象?这是一股来自当地土壤、本土化非常强的力量。它不像西方的,而是一种带有贵州原始风的神秘性的力量。我甚至觉得,很多贵州的老师们有一种系统化追求,在这块土地上,形成了一种带有原始风的表现主义,对应了我们现当代的那种浮华和表面的,花里胡哨的文化现象,相比之下,贵州学派所展示的原始和激情更具有文化上的正能量。这种奇特的表现主义,塑造出了极具当地特色的东西,这在雕塑界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宋老师的作品在贵州雕塑群体中,也具有其独特的个性。它表现在了几个方面,宋老师用就地取材的天然石块,采用很接地气的搭建和堆砌方式,在花溪的沟壑山涧之间,构筑了个性化的景观。规模之大、时间之长,个中的艰辛与坚守,是我们很难去描绘的。他是在追寻着坚守着一个梦。

  另外,我们一定要从公共艺术的角度来谈夜郎谷景观雕塑作品的话,那么值得弘扬的特点就是它的随机性,生态性和经济性。现在在一些公共艺术活动和现当代艺术的活动中,我们的一些专家评委在评审中,往往觉得谁做得最费事谁就是最牛的,这真是一个糟糕的误导。其实,好的公共艺术应该是少花钱,花少的精力,能够点石成金。夜郎谷的成果就体现出了这样的价值。宋老师的初衷不是把它作为一个公共艺术项目来做的,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一个梦想。他起初就是觉得这块地便宜,可以拿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客观上,到达今天的效果,这他是没有想到的,今天因为它有效果了,有回报了,大家都感到惊喜了。然后,我们就来和公共艺术归类并进行探讨,并不太贴切。夜郎谷艺术是艺术家自发的行为,应该算现当代艺术,而非公共艺术。这是我的观点。

  我也坦诚地在这里向宋老师提一个建议,那就是希望他在藤甲谷的项目上,仍然坚守初心。因为藤甲谷是与文旅挂钩的项目,是带有故事性的,具有描述性的诉求的,这样的需求是否适合宋老师的那种原始风格的作品,夜郎谷艺术的那种形式与语言对于表现传统故事还有没有优势,我觉得这个是需要考虑的。当然不是完全不能表现,但是怎样独一无二,需要智慧。

  邹锋教授:这两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我错过了去贵州参加关于夜郎谷的研讨会,但通过组委会发来的相关资料,还是被夜郎谷独具匠心的设计理念,艺术与自然融合的制作风格,区域民族艺术与当代文化发展相结合的方式,深深的吸引。夜郎谷的公共艺术是符合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所以我想从美学价值的角度谈一下三个方面:

  夜郎谷把一个家喻户晓的民间典故,结合傩面具,贵州文化、自然山水,以公共艺术和当代景观的设计和营造,搭建了一个链接历史与当代的时空隧道。从夜郎谷的创作和欣赏的角度来看,夜郎谷是耐人寻味和值得品味的。

  宋培伦先生的思想和实践,让我想起了明代思想家李贽提出了“童心说”,他说:“夫童心者,真心也。……夫童心者,绝非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若夫失去童心,便失却真心。”文学家要有童心,才是真人,才能写出真文。我与宋培伦素不相识,但是从他对家乡山水人文的钟情和执着,我可以认为他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人,是一个真诚、质朴、单纯的人,且兼具恒心的思想者。正是因为他的“童心”与“真心”,恰恰给时代给未来奉献上了简洁和无限的快乐。三是“德充之美”

  在精神美与形体美的关系上,庄子则喜爱“德充之美”,即精神之美。庄子说:“德将为汝美,德将为汝居。”也就是说“德”会使你显示出美好,“道”会留在你的心中。傩面具的粗犷狰狞的形态,与驱鬼避邪和祈福佑吉的寓意,我认为是一种丑中见美的艺术手段,也反映出贵州人民的审美情趣和智慧。

  而宋培伦的艺术创作正是暗合了“德充之美”的辩证考量,不破坏山体,不破坏原始风貌,保持原有形态与结构的原则。将粗犷的傩文化语言、自然的青石材质,古堡的残垣断壁,结合当代艺术创造出来的崭新的造型呈现在自然景观中,反映出在当代公共艺术的创作,以及景观艺术设计中的价值指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艺术创作的造型美与艺术创作中理想价值追求的精神之美。

  蔺宝钢教授:25年前,宋培伦先生在自己艺术生涯巅峰时期开始了自己的夜郎谷雕塑园的艺术实践活动, 以实现自己的雕塑理想国之梦。经过25年的不懈努力与辛勤付出。以宗教般的虔诚追求自己所追求的理想,我们惊喜地看到一个艺术家的梦想得以完美的呈现。

  目睹夜郎谷造型古朴大气、气势恢弘的雕塑造型,让我想起挪威雕塑家古斯塔夫·维格朗,他用了四十年的光阴,为挪威首都奥斯陆的生命公园精心雕琢而成的192座生命主题雕塑。但那是由政府出资建设,艺术家没有资金压力而进行的实现自己愿想的艺术创作。而宋培伦先生在没有政府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完全靠自己出钱出力来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理想。

  宋先生为了艺术追求放弃了所有,成为一个美丽中国、文化自信的践行者,用他对艺术的挚爱、对艺术所特有的崇高信仰与境界,将夜郎谷的每一块石头都凝聚了个人心血而融入到一件件雕塑作品中。用他对石头特有的艺术美感认知,对夜郎文化、巫文化、图腾文化的理解形成以石头为材料的石砌艺术建造新样式。用时间、用数量建造了一个庞大的、理想的、极具特色的古夜郎文化艺术王国!这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致敬!一种对生命的礼赞!

  何布先生:我看完有关宋培伦先生和夜郎谷的资料后,睡意全无。原先写的所谓发言提纲必须全部废掉,因为所有想表达的感慨,已经有太多的人感慨过了……如果说这座充满原始气息,充满浓烈的地域传统文化艺术形态的旷世巨作,给我带来的视觉上的冲击足以震撼之外,更多的是它引发我心灵上的震撼。宋先生怀着宗教般的情怀和虔诚,倾尽所有,用一颗最纯净的心坦然面对这充满喧嚣的世界,夜郎谷是宋培伦先生用生命砌筑起来的……本来不想感慨,由不得自己,还是深深的感慨了!

  曾经在有朋友发的文章中,我看到不少贵州的其他的失败的案例。比如独山县号称天下第一的水司楼、黔西的水西古城、正安县的烂尾古城等等。其实,近些年,所谓的全域旅游,特色小镇建设的失败,在全国各地同样比比皆是。这让我产生一个想法,这次发起对“夜郎谷”案例研讨的主办方,下次是否考虑去找几个失败的、烂尾的案例做一次现场的考察和研讨呢?“乡村振兴,艺术赋能”这是一个非常有现实意义的大话题,有很多实实在在的任重道远的事情可做。

  近些年,我曾参与过陕西省黄陵县黄帝陵文化艺术中心项目(现改名为“始祖堂”)前期的投标和后期的咨询服务工作,还有山东莒县古城建设的前期某些艺术项目的设计,同时还去过呼伦贝尔,山东青岛崂山,江苏盱眙,陕西杨陵等地进行实地考察准备参与前期规划,后来基本都不了了之。现在回看,建成的问题多多,难以为继,未建的反倒躲过了烂尾的结局,无非白白浪费了前期的投入。这其中真的需要好好地反思……。

  曹智勇会长:在与宋培伦老师交往的日子里,曾多次听到宋老师说起:夜郎谷的源起,其实就是他儿时的一个梦。多年以来,这个梦一直萦绕在宋老师的大脑里,挥之不去。就是因为这个梦而诱发、产生的冲动,让宋老师将其付诸了行动。并为之无怨无悔的用生命和热情去践行。夜郎谷的打造,可以说,是没有先例可借鉴的。这完全得益于宋老师多年的生活积累和在长期艺术创作中积存的丰富经验,以及自身活跃的创作激情与学养,最终把一个儿时不经意的梦境变成了一个如此震撼性的艺术事件。

  宋老师苦行僧般的心境,以艺术家最质朴的艺术表达,全身心地投入到宏大而漫长的夜郎谷打造和艺术创作之中。创作思路是摒弃奢华,因地制宜,顺势而发,利用当地触手可得的石片、陶罐、树木等材料,采用传统石片堆砌的方法,高低错落有致地在不同节点、空间、合理的布局。宋老师从地戏和古傩文化当中得到了很多启示。塑造过程有当地村民的参与,也带来了原始拙朴之美。

  如今夜郎谷已经成为了贵州地标性的靓丽文化名片和旅游打卡地。同时,夜郎谷也给当地的村民带来了福利。不少村民和商家依托夜郎谷摆脱贫困走上了致富的道路。夜郎谷的成功打造,是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公共艺术对区域发展的影响与作用 。

  安顺么铺歪寨的藤甲谷,是宋老师借助历史传说故事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青藤手工艺编织技艺,结合当地布依族民族文化,倾力打造的又一处独具特色的滕甲胄文化旅游项目,让久远的滕甲胄文化,穿越时空重新呈现在人们面前。藤甲谷有效地带动了安顺幺鋪的旅游经济发展,当地的领导和相关人士深刻地认识到,有文化的注入才会发挥出无限的能量,就会给当地的百姓带来商机和财富。这就是公共艺术对区域发展的影响与作用。也是宋老师打造的又一个成功的案例。

  陈平先生:宋培伦先生以夜郎谷自然风物、以地方历史文化为主题打造的文化旅游目的地,为传承发展提升区域优秀传统文化,加强当地公共文化建设,形成文明乡风、淳朴民风,作出了表率!为乡村美丽、乡村振兴项目提供了一个可资学习、参考、交流的样本,为公共艺术赋能地方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幺哥(陈启基):我和宋老师一见如故,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因为我们骨子里的同病相怜,如同从泥土里长出来的野草树木,我们如此一样的热爱大地,热爱大自然,也是如此的热爱原始艺术。经常有人把我和宋老师认错,我们连形象都有些类似了。

  记得早年,宋老师在花溪旁一座几乎废弃了的工人疗养院里建起了一座“鬼城”(夜郎初型),大门口两边和里面沿路的四周用石块垒砌的面具是那样的震撼人心!在贵阳市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被普通民众称为“鬼城”。在废弃的疗养院里的确阴气很重,有一次我和章冶华去那儿看望因老年痴呆而住院的画友卢相,里面空空荡荡,只有最后的一个房间里有一些病痴的老人和几个护士,唯一有点生气的是在进院子的右边还保留着的一个土坡上长满了的松林和荆棘,与此呼应着宋老师建造的那些奇形怪状的精灵。后来陆陆续续的,到来一些艺术家聚集于此地写字画画。来的人多了,宋先生应该是觉得这个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拳脚。为实现内心对艺术梦想的追求,也是冥冥之中的机缘,宋老师竟然寻找到斗蓬山下这一片仙境。这300多亩的山谷,有原生松林呼啸,山崖绝壁,岩洞穿梭,溪河奔流,就好像上帝为宋老师定制的,也可以说是宋老师为它而生。它亿万年的修炼之果,就是等待宋老师的到来! 相依相偎、天人合一。如今的夜郎谷,经过宋老师二十多年的执著精心的打造,用他的文化内蕴和人文情怀赋予了每一块石头灵性。在松林间、在石崖上、在流溪边,迸发出原始文化记忆的神秘光芒。